火狐体育

Quick guide

专题专栏

首页 > 专题专栏

古塔风骚,古塔悠悠 峡山区吧

发布日期:2020-09-15    点击:333

站在一马平川的练江平原,或登临大南山之巅,或攀上小北山之顶,往汕头潮南峡山偏向远眺,百几十里之内一座气势恢宏的古修建——祥符塔映入眼帘。

相传古塔始建于北宋宣和二年(1120),在成为祥符塔之前它曾履历过两次修建:明代隆庆三年(1569)由柯良缙增修,厥后坍塌;明万历二十六年(1598)由邑人大理寺卿周光镐重修,新塔设计为平面八角形,仿楼阁式实心砖石结构,取名“祥符塔”。

峡山区吧

古塔风骚,古塔悠悠。900年的历史长河中,这座被赋予诸多传奇色彩的古塔成为了潮汕历史人文壮盛的见证,潮南区的标志性古修建文化遗产。历经900年的风雨洗礼,这座古塔有讲不完的故事,也有许多文化宝藏等候着人们去掘客。

祥符塔上穿越时空的一段段古

关于古塔的来源,这其中有一段段“古”。

相传早先的古塔仅有塔基,始建于北宋宣和二年(1120),详细由谁制作无从考究。在成为“祥符塔”之前,古塔曾履历过一次修缮、一次重建。据清康熙《潮阳县志·卷十二》纪录,明朝嘉靖年间(1523),洋内乡举人柯良缙首次在原有塔基的基础上增高塔的高度而已,“高不逾十寻”。等到高九层的古塔即将建成,准备建塔尖时,谁知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将塔尖砖石打得天花乱坠。风雨事后柯良缙动工重建,砖石又崩散下来。他只好命人在山上搭起神棚,大备物品,祭土神,然后继续重修。谁知不久之后,塔尖又坍毁了。

由于年久失修,祥符塔外貌已经剥落,筑塔的青砖外露,塔顶和每一层的塔檐及砖石漏洞处长出杂树。

时光更替,到了明朝万历二十六年(1598),图诗(今峡山桃溪)人、官至大理寺卿的周光镐,去职归家见龟山上古塔崩毁感应惋惜,于是倡议“当筑石以广其基,增级以隆其望”,全面主持古塔的重建工程,到万历二十七年(1599)八月完工。新塔在原来旧塔基础上扩大塔基的尺寸规模重建,并进一步增高了塔的高度。

那么,塔名“祥符”从何而来?据纪录,万历二十四年(1596),周光镐退休回到潮阳县城居住,望见龟山上昔日的高塔已酿成小矮堆,不禁为之怆然失落。随之申明官府重新建塔,周光镐带头认捐一千两银子。而在重建古塔前、平整旧塔塔基的时候,周光镐挖掘到了古铜钵、古瓷瓶各一件,因瓷瓶里卡有一枚宋朝真宗时大中祥符年间(1008—1016年)的“祥符通宝”古铜钱,他认为“祥符”的本意就是蕴含祥瑞的好兆头,所以便把新塔命名为“祥符塔”。

周光镐重建古塔,实际上另有一则民间趣闻。彼时重建古塔并非易事,因为单是烧制的青砖就聚集如山,山路崎岖难行,运输未便,施工难题,大大拖延了工程的进度。正在周光镐一筹莫展之际,他灵机一动,付托周围人四处声扬某天某时将有青砖飞上山顶,届时要来寓目的人需在山脚下带两块青砖方可准许上山。这一天终于到来,相近许多收到消息的乡民都怀着好奇心向龟山涌来,山下霎时人山人海。不久眼看着时辰已到,周光镐随即将手指向山路并大呼“飞砖来也”,乡民们顺势一看,只见山路上拿砖的人大排长龙有序走上来,好像青砖自己飞了上来,局面颇为壮观。大家才名顿开,知道中了周光镐的“飞砖计”,全都开怀大笑,黑暗佩服周光镐的奇策。

与庙宇一样,古塔也逃不外岁月的洗刷开始泛起破坏隐患。现祥符古塔的塔刹和塔顶,曾在明末清初遭到雷击电轰而损坏。倘若凑近了看,还能看到墙面上有零星不均的小孔洞,原来是抗日战争时期1945年2月峡山陷落后,日伪军在龟山上以塔为靶练枪射击所造成的。直到1985年11月,祥符塔被原潮阳县人民政府列为文物掩护单元。如今的祥符塔也被列为市级文物掩护单元。

祥符塔下三三两两孩童嬉戏追逐

驱车行驶在潮南峡山广祥路,顺着“塔山凤泉岩”指示牌的指引拐进环山路,继续行驶几分钟即抵达塔山凤泉岩景区大门。祥符塔就位于该景区的龟山之巅,海拔83米。景区尚处于革新升级中,但人们游览古塔的兴致不减,周六上午一些游客早早带着自家孩童“亲子游”。

“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塔山看看祥符塔了,平时事情忙,趁着周六休息日,到这里爬爬山挺不错的。”游客翁先生告诉记者,看到塔山情况在变好,自己的心情也舒畅起来。

聊罢徒步走上约数百级石级,便来到一方休憩平台,祥符塔就耸立在平台中央。塔下三三两两孩童嬉戏追逐,时而围绕祥符塔奔跑,好不热闹。

祥符塔位于潮南区峡山街道的龟山之巅,造型为八角棱椎体,分9级,通高21米。现为市级文物掩护单元。

走近这座高20多米的古塔,在第一层的塔基处看不到一个石门,原来该塔属实心砖塔。从塔身第二层往上望,可以清晰瞥见第二层起到第七层止塔身,每面各开一圭角尖形死门洞,形成壁龛。第二层东南面的壁龛上方镶嵌着一块石匾,匾上印刻“祥符塔”3个正楷大字,为周光镐所题写。惋惜的是祥符塔外貌有青砖外露,塔顶、塔檐及砖石漏洞处长出了榕树。

景区治理处一名事情人员告诉记者,有些小鸟停歇在塔体上排泄,它们的粪便里如果带有榕树种子,一遇上灰尘和雨水就会生根发芽。而榕树是潮汕常见植物,根系蓬勃,随着榕树苗的徐徐长大,其根系进入塔的砖石漏洞继续生长,导致了塔身结构泛起更大的裂痕,塔身外立面多处泛起了较大面积的损坏和剥落。

祥符塔前文史喜好者盼古塔新生

近年来,古修建尤其是文物的掩护事情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。不仅政府有关部门,当地人尤其是峡山人对祥符塔更有着深厚的情感和特殊情怀。

80后周晓孟是峡山街道泗联村人,谈及祥符塔,他如数家珍:“我以前在峡山学校读初中时,一放假就经常跟小同伴跑到祥符塔下的空隙玩,那时空隙比现在大多了,树也没现在这么高。上山路上又满是果树,我们边爬山边吃水果,真是无拘无束、快乐极了!”

2000年,周晓孟脱离家乡到广州做生意。10年后,他选择返回峡山创业。返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爬到塔山上看祥符塔,“祥符塔就像是我的老朋侪一样,然而塔身上的杂树让我这位老朋侪沧桑了许多,它一定很难受。”他说道。

2017年,周晓孟与来自潮南各行各业的文史喜好者组成潮南文史筹备组,周晓孟任筹备组组长,主要讨论如何掩护潮南古修建及研究周光镐本人。经多次勘探他们一致认为,抢救祥符塔当务之急要先清除塔身上的榕树,否则长在塔身上的榕树会损坏祥符塔塔身结构,存在极大的宁静隐患。

“祥符塔是每个峡山人心中的地标,远行的人归家,只要看到塔就会以为心安。然而如今的塔,已不是孩时影象中的塔了。记得小时候还能清晰看到壁龛上的佛像,现在早已不见,依稀能见一两尊残缺的,却被树根树叶掩盖。”潮南文史筹备组成员周昭育也发出叹息。

周晓孟告诉记者,祥符塔自1599年己亥岁重新修建完工以来,到2019年己亥岁恰好是420周年。根据传统的纪年六十年“一甲子”来盘算,古塔距离上一次的修建到现在已经整整七甲子。他认为掩护与修缮这些不行移动文物,有利于弘扬潮南区古修建文化,对后人有警示以及教育作用,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民间喜好者,都应该为祥符塔的掩护与修缮着力,让这座潮南区的标志性古修建文化遗产早日迎来新生。

900年祥符塔 守护悠悠峡山

文/图:南方日报记者 张伟炜

【作者】 张伟炜

【泉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团体南方 客户端